首页 IT 人民日报:现实题材电视剧应如何书写现实

人民日报:现实题材电视剧应如何书写现实

浏览:821 2019-10-09 19:16:33 作者

历史的褶皱、时代的纹理,往往都隐藏于日常生活中,需要创作者敏锐地“看到”、呈现。以都市情感剧为例,具有较高社会关注度的作品无一不是切中时代脉搏、准确反映生活、积极介入现实:《奋斗》展现年轻人在创业与爱情中遭遇挫折后的人生态度;《咱们结婚吧》将镜头对准大龄未婚青年,将婚姻话题以轻喜剧的形式推入大众视野;《小别离》聚焦留学低龄化问题,《都挺好》以苏大强的养老问题为明线,深层次探讨亲子关系和原生家庭……

淘汰赛阶段,法国在小组赛状态很一般的情况下,仍然开出了一个能让克罗地亚0.5/1的阿根廷平半。

来源:人民日报、生命时报、都市1时间

近日热播的电视剧《都挺好》,引发了观众关于“原生家庭”“老人赡养”“代际沟通”等问题的思考,其延伸出的热议拼接起当代家庭的全景式图谱。敢于直面现实的真问题,善于多维度和多视角反映生活、塑造人物,勇于以积极、光明、温情作为坚定的艺术选择,《都挺好》在书写现实层面的有益实践,值得创作者深思。

它也体现为视角的开拓,比如对全新题材领域的表现——聚焦反腐败斗争的《人民的名义》、聚焦反“电诈”题材的《天下无诈》、聚焦平反冤假错案的《因法之名》……火热的生活、巨变的时代如万花筒般精彩,影视创作理应提供更多元的视角,捕捉更斑斓的内心图景,不断修正、丰富、深化观众对自身和世界的认知。

哪里有现实的焦点,哪里就有表达的渴望,哪里便应该有与之相匹配的影像书写。抓住生活中的热点、痛点、难点,创作才能产生介入和观照现实的力度。

事实上,类似规模不超69桌、花费不超6万元、用车不超6辆、杀猪不超10头,制订标准的依据是啥,为什么不是更多或更少?又该由谁来监督、如何监督到位?窃以为,这些问题,既无可操作性、又欠缺执行力的红头文件,到头来只会徒具观赏价值,沦为摆设罢了。对于一些民间陋习,政府不妨倡导,却无权干涉,当然,也没必要干涉。

从微观层面看,电视剧创作观照现实的力度,离不开戏剧结构的强力支撑、逻辑自恰的叙事体系。《都挺好》中,苏明玉的“无情”背后,是极度渴望亲情、希望获得家人认同关爱的一面:嘴上说着自己与苏家无关,但在苏母去世后,主动为其办理后事;在与二哥吵架后回到老宅,独自回忆老照片;在大哥失业后,默默施以援手……结尾的和解是一种“逻辑后承”,符合人物成长的内心轨迹。

刘天成表示,高铁香港段处于营运初期,仍可能出现需要磨合的地方,对乘客造成不便。港铁将继续聆听乘客意见,不断改善,为乘客提供优质的高铁服务。

现实题材电视剧直观再现当代生活,其创作素材看似“弱水三千,俯拾皆是”,但创作中实则存在诸多难点:若跟在现实后亦步亦趋,容易缺乏审美层面的统领与观照;若将现实过度理想化,人物形象便会失真;若仅看到现实问题,不深究原因与内在逻辑,故事便会沦为话题先行、浮光掠影式的表达;若跟不上变化,缺乏对新题材的捕捉、判断、理解,创作则会掉入同质化窠臼……破题的关键,首先要实现对现实生活的有力观照。

它体现为创作视野的延伸,比如叙述视角或人物塑造的创新与突破——《父母爱情》以小女儿第一人称的旁白讲述,铺展开江德福和安杰一生朴实无华的爱情故事;《都挺好》中苏大强的角色塑造跳脱了以往脸谱化的父亲形象,让这位既“可恨”又“可爱”的人物,为观众打开了思考体悟亲情的新切口,引发了广泛共鸣。这得益于人物在现实生活中既“少见”又“普遍”,他既具备真实个体的普遍性,又承担着作为剧中人的典型性与戏剧性作用。

截至2018年6月末,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67997亿元,控制在全国人大批准的限额之内。这说明我国地方债务规模总体可控。

在现实题材电视剧未来的创作中,如镜一般的观照,将展现创作积极介入现实的力度;像窗一样的敞开,将延展叙事的广度;涵养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审美厚度,将给影像书写带来更广阔的天地与更美好的想象。

2015年,他加入滴滴,成为一名快车司机。他认为,这样可以接触到五湖四海的乘客,帮助他寻找女儿。

萨托利的民主理论研究尤受学术界关注,在1962年和1987年分别出版了《民主理论》和《民主新论》,主张规范性(理想的)理论与描述性(现实的)理论必须被结合成一个整体,才能在民主可能的理论中行之有效。在他看来,民主的核心是政治权力问题,但在复杂庞大的现代社会,以公民亲自参与政治决策为基础的直接民主只能导致效率低下、权威贬值的政治后果,而只能是“被统治的民主”。关键在于有效制约统治的少数。

不回避问题,但也绝不一味刻画和夸大矛盾,现实题材电视剧需要从生活中提纯和沉淀的,是静水流深的真实,而非快意恩仇的“爽感”。

该计划提出了11条支持政策。例如,在资金资助方面,依托“天府英才”工程专项资金,为入选者提供10万-100万元不等的特殊支持经费,主要用于创新研究、人才引进、团队建设、合作交流等;在成果转化方面,鼓励入选者转移转化职务科技成果,支持离岗创办领办科技型企业;在薪酬待遇方面,鼓励事业单位在绩效工资分配中给予薪酬激励,特别是明确,杰出人才、领军人才入选者所需绩效工资可在核定绩效工资总量时单列,并根据人才使用情况专项调整。

“出国演出对我们也是一种鞭策,只有我们更优秀,走出国门时才能对得起观众的希望。”黄小云告诉记者。

据了解,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健身气功交流比赛大会是由中国健身气功协会于2014年创办,今年是第五届。本届大会除举办交流比赛外,还举行健身气功广场展示、教学咨询、名家讲坛、段位考试等内容,进一步凸显交流比赛活动的大众性、参与性,营造浓厚传统文化氛围。同时,为了更好地激励港澳台地区推广健身气功的积极性,本次比赛继续采用将内地队伍和港澳台参赛队伍分开录奖制度。

中新网9月8日吉隆坡电 (记者 陈悦) 由马来西亚雪隆(吉隆坡和雪兰莪州)福建会馆联合11个闽属社团举办的吉隆坡福建义山戊戌年秋祭8日举行,马来西亚福建乡亲及各界人士出席,为已故乡亲祈福,并公祭马来西亚日据时期殉难同胞。

(本文刊于《人民日报》2019年04月25日20版,原标题为:现实题材电视剧应如何书写现实)

除了映照现实,现实题材电视剧更要为观众敞开观察世界的新窗口,拓展描摹现实的维度和角度,提供思维的开阔与转化。

对于现实题材电视剧而言,现实主义已不仅是一种具体的创作方法,更是审美精神,是“否定丑,并确认美”的艺术选择。所以,观众记住了《渴望》中集中国传统女性优点于一身的刘慧芳,记住了《平凡的世界》中自强不息、坚韧不拔的孙少平、孙少安,记住了《大江大河》中“不尽狂澜走沧海,一拳天与压潮头”的宋运辉。从这个角度看,现实题材电视剧创作不仅是现实的镜子与窗口,更是现实生活的引子和序章,它最终要向着未来穿透出去,带给人们温暖与前进的动力,让人们葆有积极的希望、良善的信念、战胜挫折的信心及心向美好的期待。

“建设一座电站,带动一方经济,保护一片环境,造福一方百姓,共建一方和谐。”“五个一”的扶贫理念,引领中国华电脱贫攻坚之路。